1. <form id='1'></form>
        <bdo id='2862'><sup id='2'><div id='535'><bdo id='287'></bdo></div></sup></bdo>

            正在优酷热播的《虎啸龙吟》已近尾声←,近期的剧情迎来了高潮——高平陵之变←,这场兵变在历史上是司马家族崛起与曹魏政权消亡的转折点←。 主演司马懿的吴秀波并没有令观众失望←,他身着红色寿衣持剑起事的一幕←,或许是近年来司马懿最经典的荧屏形象之一←。 有观众惊呼“司马懿终于黑化”←,这与半年前人们对这部作品的上部《军师联盟》“洗白司马懿”的质疑←,形成有趣的对比←。

            只是←,上下两部作品贯穿司马懿一生←,人性的复杂←,绝不是洗白或黑化这么简单←。 古典小说《三国演义》以儒家价值观为基底←,书中的三国主要人物虽然家喻户晓←,但往往显得有些脸谱化←,有着自身的局限←。

            贴在司马懿身上诸如“鹰视狼顾”“三马同食一槽”的标签←,模糊了人物真实复杂的心理←。

            而从《军师联盟》到《虎啸龙吟》←,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把经典故事进行现代解读←,从人性出发←,去推导出一种相对的人性真实←。 司马懿虽有大才←,但性格保守←,有小富即安心态←。

            乱世之下←,怀璧其罪←,无人可独善其身←。

            在残酷的权谋斗争中←,司马懿是无奈的←、被动的←,为了自保才卷入了纷争←。 在两部长剧里←,你能看到一个成长的←、内心世界在逐步改变的司马懿←。

            从史料上来看←,司马懿一生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忍←,诚如该剧导演张永新所言←,如果忍到最后却没站起来←,那就不叫忍叫塌←,能忍必然要有一搏←,这一搏就是高平陵之变←。

            《虎啸龙吟》里←,司马懿有一句经典台词:“我跑过了武帝←,我也跑过了文帝←,但我总是跑不过←,跑不过我自己心里的恐惧←。 ”从《虎啸龙吟》的开端依然小心翼翼的中年司马懿←,到后期红衣持剑大肆屠杀的老年司马懿←,做了半辈子别人的手中刀←,变成执刀人的司马懿←,其内心依然是恐惧的←。 好的作品从来不给观众画一个句号←,而是留下一个问号——为什么他会产生这种恐惧←?这也是吸引观众看下去的动力←。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司马懿←。 《虎啸龙吟》以司马懿为主视角←,把他变回一个真正的人←,呈现他的好←,也不避讳他的坏←,呈现人性的善恶两面←,给予观众足够的留白←。

            该剧不渲染←、不激化←,是一场穿梭时空的戏剧与人性的对话←。 于角色←,这是局内人司马懿的自我剖析;于观众←,这是评论司马懿时自我意识的外化←。

            关于角色的人性←,《军师联盟》和《虎啸龙吟》还用了一种俏皮的意象化表达方式——那只叫“心猿意马”的乌龟←。 《虎啸龙吟》中←,众叛亲离但军政大权尽收己手的老年司马懿在洛水河畔放掉“心猿意马”←,发出那句自我拷问:“依依东望←,望的不是成就←,望的就是毕其一生←,是时间←。 ”这句台词是他复杂人性有趣的注脚←,也为这部作品平添一分哲学意味的终极思考←。

            版权所有@成都跃科酒业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