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7832292'></form>
        <bdo id='5443'><sup id='4573'><div id='6691'><bdo id='4841218'></bdo></div></sup></bdo>

            探访月饼市场:精装失宠 “越简单越好”

            央广网北京9月16日消息,临近中秋,除了一直以来的口味之争,在今年“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大环境下,月饼的“瘦身”运动和“轻装”风格,也成为商家营销、朋友圈晒饼的热点。

            近日,记者走访北京多家商超发现,今年的不少月饼“衣着朴素”,有的月饼甚至“素面朝天”,从包装到尺寸等各个环节,都体现着节约之风。

            不少业内专家表示,月饼包装兴起简约环保风将是大势所趋,而更值得关注的,限制月饼过度包装,2020年这个中秋,会不会成为最佳契机?

            北京市丰台区某商超内,“迷你”月饼受年轻人追捧(央广网记者 王晶 摄)

            走访

            “大块头”月饼变“迷你”,“素颜”包装受亲睐

            中秋未到,“主角”早已提前登场。

            9月14日19时,正值不少白领下班节点,记者先是来到了北京市丰台区六里桥附近的永辉超市,入口处最醒目的位置已被月饼“霸占”,不少散装月饼和月饼小套装也在抢占“C位”,吸引不少顾客目光。“这种口味多,性价比高,家人吃得多。”还未等记者开口,销售人员小李便热情地介绍说道。

            随后,当记者问及,现在哪一款月饼销量最好时,小李毫不犹豫地指向了身后占据更大面积的散装月饼区。记者看到,朴素怀旧的老式月饼是主力,其中五仁、枣泥等传统月饼仍在“唱主角”,“吃习惯了,更喜欢老式月饼,一个塑料袋或是一张油纸包,装几块月饼散装称重就行。”前来购物的张大爷告诉记者:“只在乎味道,包装越简单越好。”

            而相较于散装月饼区的热闹,不少商铺的部分知名品牌的礼盒月饼区则略显冷清,记者在北京市丰台区某广场超市内看到,20分钟内,只有4位顾客驻足询价。超市的导购员说:“传统月饼一个120到150克,吃一个顶几顿饭的热量了,年轻人更中意小巧、口感多样的月饼,一个吃下去也不会觉得腻。”

            散装月饼被摆在售卖区“C”位(央广网记者 王晶 摄)

            北京老字号“义利”门店和“稻香村”门店销售人员也表示,今年不少畅销口味的月饼都以散装形式出售,“散卖合适,年轻消费者特别多。”而除了实体店,不少线上平台内花样繁多的“小个头”月饼也逐渐受热捧。记者随机在某电商平台搜索“月饼”,前5位销量最高的店铺,售卖的均是各式精致的“迷你”月饼。

            而除了体积,在包装上,也变化不少,即使是盒装月饼,也都采用了尽可能简洁的包装。在北京西城区一家商超内,记者随手拿起了一包月饼,在长方形的纸袋子中,见到五个月饼摞在一起,没有任何繁琐的包装,一旁的售货员说道:“这样一来,减少了厂家成本,月饼也能便宜不少。”

            而备受外界关注的礼盒大多数价格也较亲民,价格从四十多元到两百多元不等。近日,中国焙烤食品糖制品工业协会新发布的《2020年全国月饼行业发展趋势报告》也提出,“今年月饼包装形式将呈现简约、环保及富有文化内涵的特色”。

            南京一家酒店餐饮经理人告诉记者,现在倡导节俭风,不少酒店的月饼包装,使用的都是可回收再利用纸盒,用过后还能变成收纳盒,循环使用。

            今年稻香村流行的“简装”老月饼(央广网记者 王晶 摄)

            观察

            限制月饼过度包装,市场选择或更见效

            实际上,眼下类似这种迷你化、散装的月饼受热捧,绝非“跟风”。

            “这是由市场决定的。“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坦言,从2016年开始,“迷你装”占据月饼市场的份额就越来越大,不断促进产业升级、迭代,他认为,这是消费端不断倒逼产业端进行改革创新的一个有力结果。

            朱丹蓬觉得,现在产业端考虑更多的,就是要不断满足消费者的核心需求,这才是关键,“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社会科学院发展社会学研究室主任邹宇春赞同朱丹蓬所言,极简包装是大势所趋,迷你化、散装的月饼很值得推崇。

            究其原因,邹宇春谈到:“月饼的本质是食品,在确保月饼质量的前提下,购买朴实包装的月饼,更能显示与家人、与朋友共享共品月饼的亲切感、朴实感,没有客套、没有人情世故。同时简化包装后的月饼,消费者不必为无法食用的包装买单,也不必为了事后处理华丽,却无甚价值的包装而浪费时间精力。

            但同时她也表示,今年的“月饼过度包装现象”虽会有所缓解,但尚不会达到显著改善的程度。对于过度包装,不少行业标准过于宽松。如今,在某电商平台上,记者仍可查询到很多专门销售月饼包装盒的店铺。一位店主透露,几十元的普通月饼装进精装礼盒,就能卖300元至500元不等,利润空间很大。

            而过度包装除了拉高月饼价格,造成的浪费,更是与生态文明理念相悖。眼下,月饼快递业务进入高峰期,快递员小李直言:“确认取件后,不少用户把一堆纸盒、纸板交给我,让我帮忙带到楼下垃圾桶。”他觉得,这样的包装很浪费,几块巴掌大的月饼,装在一个里外几层的大礼盒里。

            发生在我们身边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国内月饼行业已进入了‘瘦身’新时代,但距行业的标准还很远。”中关村绿创联盟主任委员曲睿晶说,社会上一直都在呼吁给月饼包装“减负”,2010年开始实施《限制商品过度包装要求食品和化妆品》,规定包括初始包装之外的所有包装成本总和不得超过商品销售价格的20%等,但仍存在执行不到位的情况,“今年则有望改善。”

            记者注意到,新《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已经于2020年9月1日起施行,对包装物污染防治设立专章,其中具体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和有关部门应当按照各自职责,加强对过度包装的监督管理。曲睿晶颇为期待这一条例的逐步落地:“这就是国家在鼓励和引导消费者,使用绿色包装和减量包装。”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觉得,在全社会营造浪费可耻、节约光荣的氛围下,月饼包装浪费问题必定将得到改善,但具体改善到什么程度,还要拭目以待。而对企业和政府而言,顺应市场需求的选择,往往更见效。

            不少商超内,一些高价礼盒月饼仍在售卖(央广网记者 王晶 摄)

            呼吁

            治理商品过度包装,紧盯中秋月饼还不够

            想让月饼回归传统食品的消费属性,和承载中秋意蕴的文化属性,是不少业内人士的呼吁,而至于选择何种包装,消费者也自会均衡其得失。但如何根治,曲睿晶直言,月饼过度包装,作为商品过度包装的典型缩影,与实施垃圾分类、推进垃圾源头减量,不能仅囿于中秋的“季节活”。

            “这一问题在外卖、快递等服务行业也相当突出。”陈音江也谈到,“商品包装+快递包装”的粗放模式,让包装垃圾量迅猛增长,随之而来的则是资源浪费和处理难题。“而假设有厂商主动削减包装,但市场里的监管却没跟上,那么最终受伤的,还是那些守规矩的人。”陈音江认为,要解决过度包装,需要在监管、处罚方面有法可依,并从宣传环保意识和加强处罚两方面同时入手。

            邹宇春的建议更为具体,比如尝试改变物流公司配送系统。“每个小区附近都有食品便利店,我注意到它们的食品配送用的是防压食品箱,食品本身并没有额外的快递包装。”因此,她提出,当寄送食品时,物流公司是否可以使用专用月饼食品箱,无需额外的纸箱、胶带等,开通专门物流通道,在月饼盒子表面留下可撕走的无痕便签以标记地址。

            邹宇春分析到,这样物流公司和快递小哥的效率都提高了,而从构建节约资源、环保型社会的大趋势来看,这是一种必然转变,物流公司宜提早布局。

            针对此方面,曲睿晶则建议,大部分月饼品牌相对集中发货,可以考虑发展电子商务劵,收货人通过连锁品牌店就地就近提货。对于一些具有特色的小品牌,适当考虑给予其与快递公司及外卖合作平台优惠政策,适度集中发货、存储、运送。

            王晶/央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