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96415'></form>
        <bdo id='32745'><sup id='6581117'><div id='51432357'><bdo id='98982661'></bdo></div></sup></bdo>

            孟晚舟庭审日记丨怪事!精心设计的逮捕计划“无人认领”

            温哥华当地时间11月24日,孟晚舟引渡案中的两位证人出庭作证,上午是联邦警察的警员达利瓦尔(Gurvinder Dhaliwal),下午是达利瓦尔的上司、联邦警察的警长詹妮斯·范德尔·格拉夫(Janice Vander Graaf)。在检方和辩方律师的交叉询问中,大体上能勾勒出警方对孟晚舟实施逮捕的大致过程,可以说是一个经过精心设计的陷阱。

            据格拉夫所说,她在11月30日获得逮捕孟晚舟的指令后,她的上司彼得·李(Peter Lee)建议她在飞机上逮捕孟晚舟,而逮捕令的要求是“立即逮捕”。警方证人达利瓦尔也证实,他和叶警官没有担忧过在飞机上逮捕孟晚舟。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2018年12月1日9点30分,距离孟晚舟搭乘的飞机还有2个小时就要抵达机场的时候,联邦警察与边境管理局在机场召开了一个联席会议。这个会议设计了“先检查、后逮捕”的计划,也就是先由边境管理局对孟晚舟进行检查,再由警方逮捕。

            据格拉夫回忆,参加这次会议的人有她的4名下属:叶某、兰迪(Lundie)、麦克雷(McRae)、达利瓦尔(Dhaliwal),以及边境服务局的迪伦(Dhillon)、柯克兰(Kirkland)和卡特拉加达(Katragadda)等人。格拉夫说,她只是在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才到会,与会的警官向她做了汇报。

            那么,到底是谁牵头召开了这个会议呢?边境服务局和警方的人都说不清楚,甚至有证人说,他们是临时凑在一起开会的。

            △格拉夫2018年12月1日的工作笔记也没有记录这次会议

            无人主导,就成了会议的三大迷之一。

            三大迷之二,就是不知道谁提出来的“先检查、后逮捕”的主意,达利瓦尔警官甚至认为是通过头脑风暴设计了这个计划。

            第三个谜团就是,与会的所有人都没有在工作笔记中描述这次会议,甚至根本没有提及这个会议。

            这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个精心设计的逮捕计划,竟然“无人认领”!与会者都知道他们要逮捕的是个重要人物,可制定逮捕计划的会议竟然是几个人凑巧碰到一起开的,这样的会议比凑一个牌局都要随意。

            辩方律师23日在庭上公布的证据显示,达利瓦尔和他的上级格拉夫(Janice Vander Graaf)在2018年12月1日7:47有一通长达14分钟的电话,两人随后还有一则短信记录。达利瓦尔承认,他与格拉夫谈的是发出“协助令”(Assistant Order)让边境服务局帮助警方对孟晚舟进行调查。协助令是联邦警察要求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帮助其进行秘密收集证据发出的公函。也就是说,联邦警察在制定逮捕计划时,确实讨论了由边境服务局配合其对孟晚舟进行秘密调查之事。随后,两个执法部门在9:30的联席会议上敲定了逮捕计划。从时间顺序上看,警方主导这个会议并提出“先检查、后逮捕”的可能性更大。

            △对孟晚舟的逮捕令上有明确的“立即逮捕”字样

            在24日的交叉询问中,达利瓦尔警官承认了一个重要事实,就是边境服务局的人在廊桥处扣押了孟女士的手机并放进具备电磁隔离特性的袋子里之后,边境服务局就没有再进行检查,甚至没有取出来过,而是直接交给了联邦警察。这就证明之前,边境服务局的证人所说的,扣押孟女士手机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需要进行检查的说辞根本不成立。

            达利瓦尔也承认,警方获得手机就是为了配合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调查。

            △孟晚舟的两部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

            加拿大警方向美国执法部门提供孟女士的手机等信息并非不可以,而是应该获得授权。在辩方律师的询问下,达利瓦尔承认,他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不仅抄下了孟女士的两部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的国际移动设备识别号(IMEI)、系列号等,还对这些设备拍了照片,并把这些信息和照片等都交给了Ben Chang,也就是那个拒绝出庭作证的警方关键证人。

            △Ben Chang代美方向达利瓦尔索要孟晚舟电子设备信息的邮件

            尽管Ben Chang拒绝出庭作证,但是其他人的证言也能佐证一些他的所作所为。辩方律师请达利瓦尔回忆,他是否向格拉夫电话里说过,或者在电子邮件里说过,他认为Ben Chang已经把这些电子设备信息交给了美国方面。达利瓦尔说他不记得了。但是,从格拉夫的工作笔记和Ben Chang给他发的电子邮件中可以看到,确实存在这种可能。而这位证人拒绝出庭就使得他到底是否向美国方面转移了这些信息,难以得到他本人的亲口作证。

            △格拉夫的工作笔记中的一页记录了达利瓦尔关于Ben Chang的事

            在格拉夫的工作笔记中,明确记载着:Ben Chang向达利瓦尔索要所获物品的系列号等,说是交给美方联络官。达利瓦尔说他相信Ben已经向美方提供这些信息的事。

            △Ben Chang否认他向美方提供过孟女士电子设备信息的书面证言

            如果这位Ben Chang没有向美方提供这些电子设备信息,就很难解释,美方通过他(负责经济类犯罪)索要这些信息,达利瓦尔也按照他的要求提供了信息,还拍了照片。但是Ben却把这些信息和照片全部截留了,而没有交给美方。这显然不合常理。

            退一步讲,就算Ben Chang真的没有交给美方,无论是对于加拿大还是美国,他的做法都是合法的,无可指摘,他完全没有必要害怕出庭作证。那么现在,Ben拒绝出庭作证,事情的真相不是显而易见了吗?(总台记者 张森)

            【编辑:田博群】
            版权所有@深圳智泸酒店用品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