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276962'></form>
        <bdo id='3437867'><sup id='6756'><div id='839391'><bdo id='55852'></bdo></div></sup></bdo>

            国宝《赵城金藏》新发现19米经卷亮相 孤本巨帙上海再续奇缘

            中新网上海12月1日电 (记者 陈静)长达19米的国宝《赵城金藏》孤本巨帙——妙法莲华经文句卷八1日在上海亮相,吸引了众多观众。

            《赵城金藏》最新发现经卷暨唐宋重要佛教典籍特展当日开幕。妙法莲华经文句卷八与国家图书馆镇馆之宝《赵城金藏》中的妙法莲华经文句卷二、卷五相连,与上海图书馆珍藏的12卷《赵城金藏》形成呼应,是研究《赵城金藏》的重要文献。中国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李际宁研究《赵城金藏》30多年,经其权威鉴定,新面世的妙法莲华经文句卷八确为《赵城金藏》原件。

            《赵城金藏》最新发现经卷暨唐宋重要佛教典籍特展吸引众多观众。 陈静 摄《赵城金藏》最新发现经卷暨唐宋重要佛教典籍特展吸引众多观众。 陈静 摄

            《赵城金藏》是中国在宋代第一部木刻版大藏经《开宝藏》的覆刻本,共计6980卷,今存4000余卷,全世界只此一部,被誉为“天壤间的孤本秘籍”。因其刻版于宋金时期、1933年首次被发现于山西赵城广胜寺而得名。1942年,在中国共产党的抢救保护下,《赵城金藏》幸免于难。

            时任洪洞县游击队大队长段龙章女儿段香玲作为抢救经卷的八路军后人代表发表感言。 陈静 摄时任洪洞县游击队大队长段龙章女儿段香玲作为抢救经卷的八路军后人代表发表感言。 陈静 摄

            新一代拍卖专家、北京荣宝拍卖典籍部负责人李林昊指出:“《赵城金藏》被众学者称为‘天壤间的孤本秘笈’,此次妙法莲华经文句卷八为民间首现。佛教典籍传入中国以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赵城金藏》就是流传下来的佛学瑰宝。”

            《赵城金藏》最新发现经卷暨唐宋重要佛教典籍特展引起了专家学者的关注。 陈静 摄《赵城金藏》最新发现经卷暨唐宋重要佛教典籍特展引起了专家学者的关注。 陈静 摄

            在展览开幕式上,上海图书馆副馆长周德明告诉记者,《赵城金藏》和《永乐大典》《四库全书》《敦煌遗书》并称国家图书馆的四大镇馆之宝。上海宗教学会理事兼副秘书长、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唐忠毛认为,《赵城金藏》不只是一部佛教典籍,有着极其多元的文化价值。

            唐忠毛说:“《赵城金藏》在宋金刊刻时,覆刻的底本《开宝藏》是中国第一部官方木刻本大藏经。《赵城金藏》的发现历史也与上海有着一段奇缘。1933年,近代知名学者、居士蒋维心在上海慈善家朱庆澜与佛教居士欧阳渐的支持下,前往山西广胜寺考察,发现了5000余卷《赵城金藏》。此次现身沪上可谓《赵城金藏》与上海再续前缘。”

            周德明说,此次妙法莲华经文句卷八展出,民众可以跟旷世国宝近距离接触,品鉴其文化价值、文献价值和历史价值。谢晓冬是《赵城金藏》巡回特展的主要策划人。他对记者说:“《赵城金藏》是佛学瑰宝,旷世遗珍。这一次展出19米新经卷,希望创造与学术界、公众交流的机会。”

            据了解,《赵城金藏》妙法莲华经文句卷八来上海得到了八路军研究会上海分会的高度关注。1942年2月,日本人意图在山西赵城抢夺经卷,时任洪洞县游击队大队长段龙章是保护经卷的关键人物,他接到延安中央及太岳二地委的任务,连夜率队掩护抢经。国家图书馆发展研究院原院长、全国政协委员李致忠认为,在战争年代,中央对《赵城金藏》的保护政策也使得它带有“红色基因”,这是其他文物不能相比的。“若非中国共产党在战争年代依旧专注保护文物,就不会有《赵城金藏》的传奇今生。”

            开幕式上,作为抢救经卷的八路军后人,段龙章之女段香玲表示:“父亲生前从未提及这段往事。前些年,我到他工作过的山西洪洞县考察,才有所了解,这次妙法莲华经文句卷八现身,我知道了更多。”

            《赵城金藏》最新发现经卷暨唐宋重要佛教典籍特展引起了专家学者的关注。在当日举行的学术沙龙上,上海社会科学院佛教研究中心秘书长、副研究员刘元春认为《赵城金藏》的版本文献价值极为珍贵:“《赵城金藏》对于今天校勘研究而言十分宝贵。”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原副所长、《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副主编张新鹰强调,《赵城金藏》的历史和文物价值体现在它对于民族文化交流交融的意义。蒙元时期,与《赵城金藏》同一版本的一部《金藏》印本曾被带到西藏萨迦寺保藏,忽必烈将其印赐“西域归化诸邦”,其残片上世纪在新疆不同地点被发现。这些事实进一步说明了《赵城金藏》所代表的汉语佛教典籍在当时多民族统一国家信仰版图中的地位。

            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副研究员王启元认为,中国古籍保护学科的建设与《赵城金藏》紧密相关。这位专家表示,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赵城金藏》成为大型古籍修复项目,国家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主持修复《赵城金藏》,历时近17年,这部煌煌巨帙于1965年修复完毕。无论从文物、文献还是文化角度,《赵城金藏》在今天依然有非常厚重的价值。”

            据了解,《赵城金藏》最新发现经卷暨唐宋重要佛教典籍特展将在上海展至12月3日,之后将前往杭州、山西和秦皇岛展出。(完)

            【编辑:张奥林】
            版权所有@深圳智泸酒店用品有限公司